新闻
悦读 | 真、善、美是有顺序的·听李修文《山河袈裟》有感
时间:2018-9-26|点击:46 | 作者:冀成 | 来源:爱北滘


真、善、美是有顺序的

                              ——听李修文《山河袈裟》有感

 

撰文 | 冀成


近日,2018年鲁迅文学散文杂文奖得主李修文携获奖作品《山河袈裟》到北滘文化中心分享了自己的创作历程。他说自幼深受中国传统戏曲影响,20多岁写出两部影响较大的长篇小说后,以为仅仅靠关在书斋读书、看电影就可以延续自己的创作,结果却是一个字也写不出来了。


彼时恰遇家人病重,不得不陪家人奔波于医院病房之间,又因生活所迫不得不走出书斋去为各种各样的剧组改编剧本,跑遍了西部的大山河川,遭遇到许多在书斋中预想不到的人和事。写作的习惯促使他即使在奔波的长途火车上也会不自觉地将这些人和事用文字一一记下,十年后用艺术的技法整理出来,便有了《山河袈裟》这本书。



书中记载了他在医院、乡村、林场、长途火车和崇山峻岭之中遇到的护工、清洁员、卖菜的、修鞋补锅的、打把势卖艺的、说书唱戏的、游方的僧侣、住观的道士、修船扛包的各色人等,也记载了他在十年奔波中遇到的奇闻异事。有人说,这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传统散文,而是加入了许多作者自己想象、虚构情节的小说,或者说是散文与小说的混杂。比如在“长安陌上无穷树”和“火烧海棠树”这两篇文章的结尾,明显带有舞台艺术视觉化的痕迹。为此,主持人谢有顺和李修文就文学题材的“真实与虚构”的问题展开了深入对话。他们认为,只要精神上真实,即使原本大家认为是纪实写真的随笔散文也可以因为加入了作家虚构想象的内容,从而突破小说与散文题材上的界限,给人以一种不一样的美感。



文学和其它艺术产品一样都是以它理想化的境界和对现实苦难的超拔给人以奋斗的勇气和动力。但是,艺术产品对现实生活的虚构和超拔是有前提的,这个前提就是真实可信。用维特根斯坦的话讲,就是在真实世界和语言文字之间必须有符合实际的逻辑联系,脱离了真实逻辑、真实可能性的虚构只能是空中楼阁,华而不实。


从这个意义上讲,真、善、美是有顺序的。一部优秀的艺术作品必须首先建立在真实生活经验的基础上,是艺术家以真诚的生活态度对真实生活的提炼、描摹和重构。齐白石画的虾之所以有生气,是因为它是对着现实生活中的活虾来画,而不是对着照片的描摹。这也就是为什么李修文关在书斋写不出一个字,唯有在生活和精神的双重困顿逼迫下走入现实的江湖去体验、感受和思考,才有了今天脱胎换骨般重生的原因。



文学作品作为人类创造的文化艺术产品中的一种,本质上代表了人们对美好事物的追求。但是,这种美好并不在于单纯的美好本身,而是在于美与丑的混杂、对比、互衬中间的美好。用李修文的话讲,就是在泥沙俱下的生活之中的美好。面对美丑混杂、善恶交织、五味杂陈的生活,我们惟有真诚地面对,去经历、体验、思考和顿悟,在认清了生活真相之后,仍然有激情去爱、去欣赏、去怜悯、去珍惜、去享受,才会发现生活中的美好。


其次,一部文学作品要成为优秀的作品流传于世,必须是善的,也就是说它必须具有让人感觉值得阅读的价值理由。即使它描写的是比普通人的日常生活更加残酷的社会现实,在给人的心灵以撕心裂肺的痛苦震撼的同时,也必须给人以超拔的希望和勇气,或者让人更加珍惜当下平凡而普通的生活,才能给人以阅读的理由。这是因为,艺术上的美并不是客观实在,也不是人们单纯的主观想象,而是主观与客观之间的联系。也就是说,文学艺术作品必须能够给人带来精神价值才能产生美的感觉。



野生动物园的老虎,当我们坐在汽车中观赏时,因为它们对我们没有构成生命的威胁,它们追逐活鸡活鸭时的行为,就会给我们产生威武之美;但是,一旦它们对走出汽车的游客开始撕咬时,我们在精神上就会对它们同样的举动产生一种残酷的恐惧。


李修文的散文虽然大多描写的是因病魔、穷困而生活在各种困境中的人和事,但是从这各种各样的苦难中,我们始终能够读出人性的美。比如“郎对花、姐对花”中的母爱,“每次醒来你都不在”的父爱。换句话说,作者也正是在各种困境和苦难的场景中才看到、体验到了人性中不可磨灭的美。



在当今这个物质至上的现实世界,我们之所以仍然需要文学作品,正是因为作家们用自己独特的人生经历和符合实际的想象,为人们展示了我们生活经验以外的其他真实可能性,超越了物质世界对人的局限,扩大了我们经验的场域,为我们超越自我生命的有限性创造了可能。因此,一部文学作品只有在满足了真、善两个创作的前提条件下,展开作家的想象进行美的虚构和创造,才能满足读者精神上对“真、善、美”的无限追求,成为流传于世的优秀作品。




谢有顺&李修文·对话北滘

和李修文一起读《山河袈裟》

人察天道,诉求于文——李修文谈《山河袈裟》

张炜·谢有顺论文学之“道”(上)·(下)

文学与世界 · 成为一流作家的修行

“吃瓜”能有多快乐 ?听刘震云&谢有顺神聊



读书草堂读书会——品读《芳华》


时间

9月26日(周三)19:30


地点

文化中心综合楼一楼

中国当代文学研读基地


报名方式

长按二维码报名


读书草堂的来历


简朝亮,北滘简岸人,近代学者、教育家,被誉为“岭南大儒”。早年与康有为在名儒朱九江(次琦)门下求学。中年后在乡设读书草堂讲学。时人评价朱门两高徒,认为康有为“思借治术使孔道昌明”,简朝亮“思借著述使孔道灿著”。著有《读书草堂明诗》、《尚书集注述疏》、《论语集注补正述疏》、《孝经集注述疏》等著作传世。







撰文:冀成

配图:Ryo Takemasa

最新评论
评论
称呼:
内容:
图说北滘
新闻资讯
北滘印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