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阅读北滘 | 人察天道,诉求于文——李修文谈《山河袈裟》及文学写作
时间:2018-9-10|点击:65 | 作者:Claire | 来源:爱北滘


  人察天道,诉求于文  

  李修文谈《山河袈裟》及文学写作  




主讲:李修文

          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鲁迅文学奖获得者

主持:谢有顺

          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


 | 时间 | 

9月15日 (周六) 10:00


 | 地点 | 

北滘文化中心音乐厅

 | 招募对象 |
 | 报名方式 | 

点击爱北滘微信平台

悦Club

进行报名

 | 获赠《山河袈裟》书籍方式 | 

长按扫描二维码入群

9月10日15:00开始在群里留言

暗号:一起读《山河袈裟》

先到先得(仅限20个名额)






李修文 1975年生,湖北人。毕业于湖北大学中文系,曾任报社记者和文学期刊编辑。1996年开始发表中短篇小说,陆续结集为《不恰当的关系》、《闲花落》、《心都碎了》等多部,出版有长篇小说《滴泪痣》和《捆绑上天堂》。2017年出版散文集《山河袈裟》。曾获鲁迅文学奖、春天文学奖、茅盾文学新人奖、新浪年度好书最佳人气奖等多种奖项。现为武汉市文联专业作家,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武汉市作家协会主席。






谢有顺 1972年生,福建长汀人。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导,一级作家。兼任中国小说学会副会长、广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等。入选教育部青年“长江学者”,全国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人才,广东省“珠江学者”特聘教授,广东省文化领军人才等。出版有《成为小说家》等著作十几部。曾获冯牧文学奖、庄重文文学奖等奖项。


 

李修文的文字不可等闲看。此中无闲处,皆是生命要紧处。侠士宝剑秋分,在孤绝处、荒寒处、穷愁困厄处见大悲喜和大庄重,见出让生活值得过的电光石火,如万马军中举头望月,如青冰上开牡丹。他的文字苍凉而热烈,千回百转,渐迫人心,欲原来,人心中有山河蟒荡,有地久天长。

--李敬泽



羞于说话之时


大概在十几年前,一个大雪天,我坐火车,从东京去北海道,黄昏里,越是接近札幌,雪就下得越大,就好像,我们的火车在驶向一个独立的国家,这国家不在大地上,不在我们容身的星球上,它仅仅只存在于雪中;稍后,月亮升起来了,照在雪地里,发出幽蓝之光,给这无边无际的白又增添了无边无际的蓝,当此之时,如果我们不是在驶向一个传说中的太虚国度,那么,连我自己都不相信。


有一对年老的夫妇,就坐在我的对面,跟我一样,也深深被窗外所见震惊了,老妇人的脸紧紧贴着窗玻璃朝外看,看着看着,眼睛里便涌出了泪来,良久之后,她对自己的丈夫,甚至也在对我说:“这景色真是让人害羞,觉得自己是多余的,多余得连话都不好意思说出来了。”




我一直记着这句话,记了十几年,但是,却也爱恨交织。它提醒我,当造化、奇境和难以想象的机缘在眼前展开之时,不要喧嚷,不要占据,要做的,是安静地注视,是沉默;不要在沉默中爆发,而要在沉默中继续沉默。多年下来,我的记忆里着实储存了不少羞于说话之时:圣彼得堡的芭蕾舞,呼伦贝尔的玫瑰花,又或玉门关外的海市蜃楼,它们都让我感受到言语的无用,随之而来的,是深深的羞愧。


害羞是什么?有人说,那其实是被加重了的谨慎和缄默。可是,人为什么要害羞呢?其中缘由,至今莫衷一是,美国人杰罗姆·卡格恩找了满世界的人做实验,最终还是无法确定害羞的真正缘由,或者说他已经找到了答案:任何存在都可以导致害羞。害羞竟然无解,难怪它席卷、裹胁了如此多的人群,“甚至害羞还没有来,我的身体就有了激烈的反应,心脏狂跳,胃里就像藏着一只蝴蝶般紧张不安”,杰罗姆·卡格恩的患者如是说。


不不,我说的并不是这种害羞,这是病,是必然,就像不害羞的人也可能患上感冒和肝炎;我要说的,其实是偶然——不单单看自己的体内发生了什么,而是去看身体之外发生了什么:明月正在破碎,花朵被露水打湿,抑或雪山瞬间倾塌,穷人偷偷地数钱。所有这些,它们以细碎而偶然的面目呈现,却与挫败无关,与屈辱无关,如若害羞出现和发生,那其实是我们认同和臣服了偶然,偶然的美和死亡,偶然的卫星升空和仙女下凡,它们证明的,却是千条万条律法的必然:必然去爱,必然去怕,必然震惊,必然恐惧。





所以,我说的害羞,不是要强制我们蜷缩在皮囊之内。而是作为一段偈语,一声呼召,让我们去迎接启示:世界何其大,我们何其小;我们站在这里,没有死去,没有更加徒劳,即是领受过了天大的恩典。


就像有一年,我去了越南,那一日黄昏之际,在河内街头,我目睹过一场法事:其时,足有上百个僧人陆续抵达,坐满了一整条长街,绿树之下,袈裟层层叠叠,夺目的夕光映照过来,打在僧人们的脸上,打在被微风吹拂的袈裟上,就像此地不是河内,而是释迦牟尼说法的祗园精舍;随后,吟诵开始了,这清音梵唱先是微弱,再转为庄严,转为狮子吼,最后又回到了微弱,当它们结束的时候,一切都静止了,飞鸟也都纷纷停落在屋顶,在场的人足足有二十分钟全都默不作声,就好像释迦牟尼刚刚来过,又才刚刚离开,但就在这短暂的聚散之间,地上的可怜人接受了他的垂怜。


袈裟,绿树,梵唱,夕光,还有羞愧得说不出话:此时言语是有用的吗?乃至我们去看去听的感官,难道不应该被取消吗?应当让这奇境和狂跳的心孤立地存在,像海市蜃楼一般地存在,如此,当我们回忆起来,才要一遍遍地去确认它的真实,确认我有过羞于说话之时。如果你没有忘记,那么,这些羞于说话之时,不管是寥落还是繁多,它们就是散落在你一场生涯里的纪念碑。(节选自《山河袈裟》)





张炜·谢有顺论文学之“道”(上)·(下)

文学与世界 · 成为一流作家的修行

“吃瓜”能有多快乐 ?听刘震云&谢有顺神聊






  人察天道,诉求于文  

  李修文谈《山河袈裟》及文学写作  



主讲:李修文

          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鲁迅文学奖获得者

主持:谢有顺

          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


 | 时间 | 

9月15日 (周六) 10:00


 | 地点 | 

北滘文化中心音乐厅

 | 招募对象 |
 | 报名方式 | 

点击爱北滘微信平台

悦Club

进行报名

 | 获赠《山河袈裟》书籍方式 | 

长按扫描二维码入群

9月10日15:00开始在群里留言

暗号:一起读《山河袈裟》

先到先得(仅限20个名额)




李修文 1975年生,湖北人。毕业于湖北大学中文系,曾任报社记者和文学期刊编辑。1996年开始发表中短篇小说,陆续结集为《不恰当的关系》、《闲花落》、《心都碎了》等多部,出版有长篇小说《滴泪痣》和《捆绑上天堂》。2017年出版散文集《山河袈裟》。曾获鲁迅文学奖、春天文学奖、茅盾文学新人奖、新浪年度好书最佳人气奖等多种奖项。现为武汉市文联专业作家,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武汉市作家协会主席。





谢有顺 1972年生,福建长汀人。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导,一级作家。兼任中国小说学会副会长、广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等。入选教育部青年“长江学者”,全国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人才,广东省“珠江学者”特聘教授,广东省文化领军人才等。出版有《成为小说家》等著作十几部。曾获冯牧文学奖、庄重文文学奖等奖项。


 

李修文的文字不可等闲看。此中无闲处,皆是生命要紧处。侠士宝剑秋分,在孤绝处、荒寒处、穷愁困厄处见大悲喜和大庄重,见出让生活值得过的电光石火,如万马军中举头望月,如青冰上开牡丹。他的文字苍凉而热烈,千回百转,渐迫人心,欲原来,人心中有山河蟒荡,有地久天长。

--李敬泽


羞于说话之时


大概在十几年前,一个大雪天,我坐火车,从东京去北海道,黄昏里,越是接近札幌,雪就下得越大,就好像,我们的火车在驶向一个独立的国家,这国家不在大地上,不在我们容身的星球上,它仅仅只存在于雪中;稍后,月亮升起来了,照在雪地里,发出幽蓝之光,给这无边无际的白又增添了无边无际的蓝,当此之时,如果我们不是在驶向一个传说中的太虚国度,那么,连我自己都不相信。


有一对年老的夫妇,就坐在我的对面,跟我一样,也深深被窗外所见震惊了,老妇人的脸紧紧贴着窗玻璃朝外看,看着看着,眼睛里便涌出了泪来,良久之后,她对自己的丈夫,甚至也在对我说:“这景色真是让人害羞,觉得自己是多余的,多余得连话都不好意思说出来了。”



我一直记着这句话,记了十几年,但是,却也爱恨交织。它提醒我,当造化、奇境和难以想象的机缘在眼前展开之时,不要喧嚷,不要占据,要做的,是安静地注视,是沉默;不要在沉默中爆发,而要在沉默中继续沉默。多年下来,我的记忆里着实储存了不少羞于说话之时:圣彼得堡的芭蕾舞,呼伦贝尔的玫瑰花,又或玉门关外的海市蜃楼,它们都让我感受到言语的无用,随之而来的,是深深的羞愧。


害羞是什么?有人说,那其实是被加重了的谨慎和缄默。可是,人为什么要害羞呢?其中缘由,至今莫衷一是,美国人杰罗姆·卡格恩找了满世界的人做实验,最终还是无法确定害羞的真正缘由,或者说他已经找到了答案:任何存在都可以导致害羞。害羞竟然无解,难怪它席卷、裹胁了如此多的人群,“甚至害羞还没有来,我的身体就有了激烈的反应,心脏狂跳,胃里就像藏着一只蝴蝶般紧张不安”,杰罗姆·卡格恩的患者如是说。


不不,我说的并不是这种害羞,这是病,是必然,就像不害羞的人也可能患上感冒和肝炎;我要说的,其实是偶然——不单单看自己的体内发生了什么,而是去看身体之外发生了什么:明月正在破碎,花朵被露水打湿,抑或雪山瞬间倾塌,穷人偷偷地数钱。所有这些,它们以细碎而偶然的面目呈现,却与挫败无关,与屈辱无关,如若害羞出现和发生,那其实是我们认同和臣服了偶然,偶然的美和死亡,偶然的卫星升空和仙女下凡,它们证明的,却是千条万条律法的必然:必然去爱,必然去怕,必然震惊,必然恐惧。




所以,我说的害羞,不是要强制我们蜷缩在皮囊之内。而是作为一段偈语,一声呼召,让我们去迎接启示:世界何其大,我们何其小;我们站在这里,没有死去,没有更加徒劳,即是领受过了天大的恩典。


就像有一年,我去了越南,那一日黄昏之际,在河内街头,我目睹过一场法事:其时,足有上百个僧人陆续抵达,坐满了一整条长街,绿树之下,袈裟层层叠叠,夺目的夕光映照过来,打在僧人们的脸上,打在被微风吹拂的袈裟上,就像此地不是河内,而是释迦牟尼说法的祗园精舍;随后,吟诵开始了,这清音梵唱先是微弱,再转为庄严,转为狮子吼,最后又回到了微弱,当它们结束的时候,一切都静止了,飞鸟也都纷纷停落在屋顶,在场的人足足有二十分钟全都默不作声,就好像释迦牟尼刚刚来过,又才刚刚离开,但就在这短暂的聚散之间,地上的可怜人接受了他的垂怜。


袈裟,绿树,梵唱,夕光,还有羞愧得说不出话:此时言语是有用的吗?乃至我们去看去听的感官,难道不应该被取消吗?应当让这奇境和狂跳的心孤立地存在,像海市蜃楼一般地存在,如此,当我们回忆起来,才要一遍遍地去确认它的真实,确认我有过羞于说话之时。如果你没有忘记,那么,这些羞于说话之时,不管是寥落还是繁多,它们就是散落在你一场生涯里的纪念碑。(节选自《山河袈裟》)





张炜·谢有顺论文学之“道”(上)·(下)

文学与世界 · 成为一流作家的修行

“吃瓜”能有多快乐 ?听刘震云&谢有顺神聊


最新评论
评论
称呼:
内容:
图说北滘
新闻资讯
北滘印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