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祠堂串就的珠链——泰兴大街
时间:2013-2-19|点击:1573 | 作者: | 来源:
  

     从五间祠的后檐墙下沿南行,是一条近300米长的历史长廊——泰兴大街。
     在这条古老的大街西侧,还保留着澄碧苏公祠、丛兰苏公祠、逸云苏公祠和何求苏公祠等四所明清祠堂和错落的古民居,恰似一条用祠堂串起来的珠链。
     澄碧祠也叫藻德堂,祀奉的是苏氏十世北厅房次房祖苏员泰。苏员泰别号澄碧渔隐,所以祠堂全称澄碧苏公祠。该祠三间三进两天井,前门有塾(祠堂前门外两侧敞开的有瓦顶的空间称塾,地面高出深间的塾俗称包台)。两边有青云巷,是一所中规中矩的祠堂。除了二进大殿保留了一些有明代特色的建材构件,从建筑中的瓜柱梁架和镬耳山墙看,它是一组典型的清代建筑。为什么说十三世祖的五间祠是明代建筑,却把这十世祖的澄碧祠定为清代建筑呢?我们要知道,鉴定一所祠堂的建筑年代,不能只着眼于这祠堂被供奉者的生卒年代,因为祠堂可能是隔了一两代人或者十代八代之后才建造的,而且还有始建和重修的区别,内中可有学问哩。
澄碧祠二进大殿里本来挂着一块“藻德堂”大木匾。原来,“祠”和“堂”各有含义,除了字典词书上的解悉,顺德传统习惯还认为祠是祀奉先人的建筑物,是“阴宅”;堂则指方正高大、较为敞开的建筑,属“阳宅”,也被用作家族的名称。也就是说,澄碧苏公祠是祀奉苏澄碧的祠,所以其门匾大书着“澄碧苏公祠”五字,后寝祭坛上安放着苏澄碧的灵位;苏澄碧的后人都是藻德堂这个私房家族的成员,家庭内有庆典活动或有要事商决,都在藻德堂的木匾下进行。
     澄碧祠南边,隔了一条青云巷,是苏氏二十世北便房敬德堂祖苏鸣恭的丛兰苏公祠。苏鸣恭号丛兰,与村心街那座精美的峭岩苏公祠供奉的苏吉臣同为北便房的疏堂兄弟,但丛兰祠的建筑年代明显较峭岩祠稍晚一些,为嘉庆十一年(1806年)所建。查族谱丛兰公卒于乾隆三十二年(1767年),也就是说丛兰祠建于丛兰公去世后的第39年。这例绝对纪年再一次告诉我们上述那判别祠堂建筑年代的常识。
     丛兰祠也是三间三进两天井,前门有塾。瓜柱梁架镬耳山墙,恰似隔壁澄碧祠的孪生姐妹。但其前门仍保留着曾侄孙苏鹤题写的“丛兰苏公祠”石匾,中座金柱的柱质(殿堂建筑正中间的四根主柱称为金柱、柱根与柱础之间的垫木叫柱质)雕作硕大的花樽,后寝墙上还有壁画。
     20世纪30年代,澄碧祠和丛兰祠也曾作过小学校舍,新中国成立后,澄碧祠用途中药厂仓库,丛兰祠则为生产队部,因此,两祠的建筑主体基本保存,2004年经居委施以抢救性的修复,让我们能够一窥相连的两所祠堂的原貌。
     坐落在泰兴大街22号的逸云苏公祠又别具一种韵味。关于本祠主人公及其世系的资料,我们正在搜集,目前仅知是北厅房所属。从现存的风格来看,逸云苏公祠属清代中后期的建筑,是一座体量较小的私伙祠堂。全祠只有二进深,面阔三间,头门心间开门,无塾,水磨青砖外墙。二进大堂减去两根前金柱,瓜柱式梁架前端借助次间前檐砖墙支承,结构有别于常见的四柱大厅。更难得的是大堂内仍完好地保存着用红砂岩雕砌的石祭坛。
     大至五间祠,小至逸云祠,同样承载着一部中国人的家族史——这就是祠堂文化。
     何求苏公祠,门牌泰兴大街17号。
     苏观佑号何求,苏氏北厅房十一世祖。何求祠始建于明代,这有院内的一眼明代水井和明代墙基为证;重修于清代,这有庭中的牌坊可以说明。现存建筑面阔三间,深三进(古建习惯庭内牌坊也算一进),头门有塾,龙船脊。本祠最大特色是在天井中建有一座砖石结构的牌坊,坊顶饰以精美的砖雕和灰塑,正面坊额“世承天宠”由“南园后五子”的领袖、著名诗人陈村欧大任手书。当年北厅房十三世祖苏顺受封文林郎,时任江都儒学训导的欧大任为向亲家道贺,题赠了这幅坊额,石匾没署年款,查欧大任于明隆庆四年(1570年)授江都训导,此匾题写年代应在隆庆至万历之间。背面坊额“博学鸿词”则由广州知府、雷琼兵备道刘庶题写。原来本房二十一世祖苏珥,于清乾隆元年荐举博学鸿词科,是顺德有史以来惟一获得这功名资格的学者,也是清代广东著名的诗人和书法家,此匾无疑题写于清乾隆年间。来到何求祠,我们不妨细细欣赏一下这在顺德已不多见的祠内牌坊。


(注:文章选自苏禹先生的《碧江讲古》)

    


图片1


最新评论
评论
称呼:
内容:
图说北滘
新闻资讯
北滘印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