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金楼
时间:2013/2/19|点击:1466 | 作者: | 来源:
  

     从外立面看,金楼只不过是一座普普通通的清水墙硬山式二层楼房,连“镬耳”也没有一只,在整组古建筑群中很不起眼。但你可千万别错过这岭南古建内的装修艺术奇葩,走进金楼,我们自会惊叹什么叫鬼斧神工和琳琅满目。
     金楼原名赋鹤楼,与泥楼隔巷并立在职方第古建筑群的最后一排,紧贴着后花园,是这个大宅院中的藏书楼和书斋。因为楼上的装修满是精美灿烂的金木雕,乡人们都将其称作金楼。又因清代末年军机大臣戴鸿慈的千金佩琼大小姐下嫁到这里,故此更有“金屋藏娇”的说法。
     姑不论这赋鹤金楼是否专为新娘而造,但苏家大少爷与戴家大小姐的婚礼确实极尽奢华,从佛山担嫁妆到碧江的队伍绵延长达一里,为此还在昆岗汛边的陈村水道上接起一条浮桥,以便浩浩荡荡进村。按古老的婚俗,新抱(新媳妇)过门的头三天不吃夫家的饭菜,由娘家那边的姊妹送来粥饭点心,谓之“解娘”。这戴家的伴娘们也够气焰,带足了酒肉酱醋厨具厨师,声称不用男家一分一毫。男家的会友少爷(伴郎)们如何吞得下这口气?阔少们分头侦察,鸡蛋里挑骨头,终于发现她们没有带来柴薪,于是暗里使人把碧江附近的柴草全部买下。谁知那班姊妹却不当一回事,嘻嘻,不就是柴吗?把箱笼里的丝绸布疋扯出来蘸了香油点火,一样能够把饭菜煮熟!最后还得老爷奶奶们出面调停,才制止了这场折堕的恶作剧。
     古仔归古仔,金楼最吸引人的地方还是它的布局和木雕。这幢建筑面积只有200多平方米的楼房,已引来不知多少媒体作过报道。说不尽的精美、挖不透的内涵,在下就曾为它记下了超过10万字的有关资料。然而,我们不想因这些文字左右了游客的兴致,百闻不如一见嘛,亲自走进这木雕艺术的宝库,你一定能在自己的兴趣范围内有惊喜的发现。因此,这里只挑几个鲜明的特点和有趣的故事介绍给诸位。
     首层前面是三间阔的通廊,廊上停着一顶主人留下的清代雕花官轿。这100多年前的交通工具,论起档次级别来,起码也抵得上今天的奔驰600轿车。
     穿过廊下那双面透雕的贴金木挂落,是中规中矩的一厅两房格局。请留心厅内那块铁板做的“阶砖”,掀起来一看,竟盖着一眼口径约30厘米的水井。关于这眼室内阴井又有说法了:一说古时候贼寇来犯时,大户人家把宅门一关,阴井就解决了断水之虞,还可以利用阴井来藏匿金银细软,此说虽然有理,但常见大宅院内的阴井,大都开在廊间一角,从未见过挖在正厅中间的;一说这阴井起着降温的作用,大热天时把蔬果吊到井里,一如今天的电冰箱,这说法显然也有点牵强,因为金楼前庭龙眼树下的那口福井,离这里不外几米远近,没有必要再在正厅内开凿一口阴井。看来,说这独特的阴井用来防火的说法才是比较合理的。历来木楼和图书之患莫过于火,当然,区区一眼小井对着满楼书籍,无疑是杯水车薪,何况万一屋内失火,又怎能在火场中汲水?原来古代消防设施简单,古人便以五行学说中水能克火的道理来防止火灾肆虐,他们想,凭地下的水井与二层楼顶上的天花藻井上下对应双井来夹攻,祝融该却步了吧,这设计意念跟著名的藏书楼宁波范氏天一阁如出一辙。
     首层北房里的那张金漆雕花跋步床,被称为镇楼之宝。跋步床在北方叫罩子床,江浙叫做千工床,湖南一带叫做滴水床,在广东则称之为棚架床,虽然这种工艺繁缛复杂的大床在国内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到,但金楼里的这一张,仅从用料的精良、雕工的精细来说,已堪称跋步床中的极品,加上那满镶细碎宝石的人物图案、南粤风格的逗榫勾仔,更使它成为难得一见的古家具。
     楼梯隐蔽在中堂板壁的后面,板壁左右各设一个门洞。左边的门不能走通,门板上画着青砖和灰缝,骤眼望去,谁都会以为那是砖墙,打开机关,里面原来是一个暗橱。右边通上楼梯的那扇雕花木门刻着一副“红袖添得,碧纱待月”楷书对联和“室映虚白”四个篆字,小小的老门板,又带出一段新故事:几年前,已拜托收藏界的朋友代为留心从碧江流出去的旧物,一位行家告知,佛山某公在碧江买过一件雕花门板,听到是碧江的东西,我们即刻赶去寻访,岂料门板已被广州的行家买去,马不停蹄转身广州一问,又已转让给中山的一位藏家。没办法,第二天再去中山,终于见到这块破门板,不出所料,一看那雕刻风格和八个大字,毫无疑问是金楼的“原配”。幸好中山的那位藏家也是老友,见我们兴奋的样子,随即表示愿意割爱,拿回金楼的梯门一放,果然天衣无缝!你说,两天跑了三个城市买回一个完璧归赵,值吗?
     登上二楼,你先别让八面生辉流光溢彩的金木雕征服了眼球,这楼上的布局和木雕的艺术风格,也蕴藏着很多学问。
     二楼的布局与首层不同。用木雕分隔出来的五个空间,很明显是借鉴了紫洞艇(旧时珠江上的画舫)的格局:前厅略浅,朝南开着一扇大窗,天顶饰以券棚天花,仿似临江的船篷;中厅宽敞明亮,东西两面都是满镶玻璃的通堂木雕博古花窗,恰如画舫的大舱;一个金木雕八角漏窗隔出最北面的书房,又正是画舫的尾舱。而东西两面博古大花窗外的走廊和楼廊和梯廊贯通书房和前厅,连成一道回廊,活像画舫的船舷。见过紫洞艇的人,自会拜服金楼设计者的匠心。
     木雕的风格更耐寻味。满楼博古、花卉、翎毛、走兽……栩栩如生的木雕清一色是中国传统的吉祥物,其中包括杨桃(隐喻扬眉吐气)、葡萄(隐喻多子多孙)等岭南佳果。但那几根造型作叠起花瓶状的立柱和繁缛的底纹装饰,却明显带着异域的艺术风格。刀法则包罗了线刻、通镂和深、浅浮雕,在广府木雕的特点上,又处处透露出潮州木雕、东瀛木雕乃至安南木雕的影子。这种海纳百川为我所用的艺术特征,不正是岭南文化的精髓所在吗?
     再看那些木雕的细部吧,活灵活现的雀、鹿、蜂、猴(爵禄封侯),狸猫蝴蝶(耄耋),蝙蝠金钱(福在眼前),还有“暗八仙”、“四君子”以及《麒麟玉书》、《瑞鹤祥云》、《三羊启泰》、《五福捧寿》等主题雕刻……从上到下布满了天花、藻井、柱梁、挂落、门窗的每一个木构件,这些精雕细刻的木头清一色贴上金箔,百多年来始终闪耀着真金的光芒。如果要一一介绍这些木雕作品的刀法特色、故事内容或隐喻的意思,最少也得花半天时间。说满楼是宝,一点也不过分,你看,就连王文治、刘墉、宋湘、张岳崧这四位清代大书法家的墨宝,也只能雕在四扇不显眼的书橱门板上!还是亲家老爷戴鸿慈够面子,这位法务大臣亲笔手书的“论其世也是尚友,归而求之有馀师”行书对联,仍堂堂正正地悬挂在八角漏窗的两旁、酸枝木罗汉床的上面。

最新评论
评论
称呼:
内容:
图说北滘
新闻资讯
北滘印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