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亦渔遗塾
时间:2013/2/19|点击:1179 | 作者: | 来源:
  

     苏述文号亦渔,是苏丕文的四弟,官至中议大夫衔。述文无子,由六弟文震的长子苏铭璋(号域侬)继承。苏铭璋同时还兼继了五伯父苏征文(官至刑部主事领资政大夫衔)的家产,三宅归于一房,苏铭璋将其堂号叫作三兴。
     清朝后期,三兴堂用苏述文的遗产在宅第群中建起这所家塾,并以述文的大号颜其匾为亦渔遗塾,请来名师到此为族中学童及亲友的子弟上课。当时科举还未废止,亦渔遗塾所设课程不外是启蒙阶段的“三部红皮书”和童生必习的功课,从上大人孔乙己描红习字、背诵《三字经》开始到经解、史论等八股文再到诗赋,统由一位“西宾”——即家塾的塾师向年龄资质各不相同的一群学童施教。同为书塾,家塾与私塾的区别在于前为一个家庭或家族所有,聘请老师在塾中管教学童。后者则由教师先生自己设馆,向来自各家各户的学童收取“束脩”(学费)。
     在这所家塾里,我们不仅可以一睹科举时代初级教学实景的定格,还能看到由宣统皇帝的老师温肃以及进士周廷干等乡亲宿儒批改过的学童习作真迹,看到本乡书法家苏珥《离骚经》法贴的石版和拓木。更难得的是亦渔遗塾由一座“三间两廊”与一座“明宇屋”南北两翼贯通而成的连体建筑,里面还保存着原有的雕花木屏门、灰塑花局和墙头画,这又使它成了一组完整的古建筑实物标本。
     广府地区的古民居最常见的有“竹筒屋”、“三间两廊屋”、“明字屋”等几个基本类型。亦渔遗塾就是由一座“三间两廊屋”和一组“明字屋”连成的“竹筒屋”。大门开在北翼的三兴巷里,凹肚式门楼坐南向北,有脚门、趟栊、大门、屏门四重门扉。北面是一座三间两廊的镬耳大屋,上廊门槛内正中有一眼水井,井口比金楼室内那眼还要小得多,直径不足10厘米,其作用应与金楼的阴井一样,意念在于克火。两廊和大座正厅都设屏门隔扇,两房向着天井装有砖雕漏窗。大座瓦顶“明标暗拱”,两根石檐柱承托着卷棚顶前檐,使整座建筑的通风透光性能极佳。穿过下廊的后门,就直接跨进南翼明宇屋的大厅(为更紧湊地与金楼景区相连以便于游客参观,如今又在明字屋大厅后檐墙朝西加开了一个门)。“明字屋”也是岭南民居的一种布局特色,与三开间的“三间两廊”不同,这种建筑布局为双开间,一边为大厅和天井,一边是并列的两间房,其平面形如一个“明”字。这边的天井比北翼的天井略宽,并多了一个精美的灰塑花局,这花局的横额塑了一只蝙蝠和一头梅花鹿,分别托出“碧影”两个行书大字,两旁隶书对联为“风声入竹有琴意,月影写梅无墨痕”,也以精美的彩灰塑就。大厅不似北翼的那么轩昂,却显得更为阔落,而且多了几幅精美的墙头画。
     说到这些墙头画,得提一提与碧江紧邻的一个古老的民间艺术之乡——桃村。
     明清两代,广府地区的古建筑广泛采用砖雕、灰塑、壁画等装修手法,这个历史背景促进了这些民间工艺美术的发展,也造就了桃村这个民间艺术之乡。当年,桃村的匠师们结成一个个班子,活跃在广府各地,为建筑物描山画水雕龙塑凤。同样是爬上棚架干活,瓦工木工统被人们称为“三行仔”,最礼貌的称为也不过叫一声师傅,但他们却被尊称为“装修先生”。至20世纪30年代初,桃村仍有几百位或师或徒的装修先生,抗日战争爆发以后,这个专业才日渐式微以至失传。对历史上如此庞大的一个民间艺术群体,清代的《顺德县志》仅仅留下“桃村之污者皆流通他郡”十个字的记载!
     一般的砖雕和灰塑都很少留下作者的名款,而在壁画上,却常能读到画家的名字和创作的年代,成为我们今天研究这些古建筑的重要资料。广府地区称这类壁画为墙头画,多数画在门楼、走廊和室内的墙壁上端,书画互衬,题材包括山水、人物、花鸟和装饰图案。由于这些书画要仰视,而且随着建筑结构画面有斜有直,艺人们在绘画时都作了巧妙的视觉处理。桃村墙头画的风格比较统一,山水多受黎简影响,人物则带着苏六朋的韵味,由此可见当年的民间画师也受到顺德文人画家的熏陶,能按主人家的审美要求而创作。墙头画先用洁白细腻的蚝壳灰和以纸筋,批荡在砖墙或板障上,再用颜料(主要是矿物颜料,包括铅、汞等重金属颜料)调以烧酒绘画写字,画面四周描上锦纹、博古之类的边饰,如同装上了画框。
     亦渔遗塾墙头画署名的关梦颜,是清代晚期十分出名的桃村装修先生,以擅画花鸟和水墨云龙著称,大厅后檐墙上的《一品霞翎》设色花鸟,就是他的署名代表作。
(注:文章选自苏禹先生的《碧江讲古》)

   


图片1


最新评论
评论
称呼:
内容:
图说北滘
新闻资讯
北滘印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