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三百岁古建喜重光
时间:2013-2-19|点击:2016 | 作者: | 来源:
  

     最近,北滘林头村委会将湮没在瓦砾堆和杂物树丛中的一座古代石牌坊清理修复,并以牌坊为中心辟出一个小公园。考察这座重见天日的古建,除饱览其精美的石雕建筑艺术外,还对几个历史问题作出正误。
     林头这座牌坊名贞节,属过去较多的节孝坊一类。该坊用粗面岩为石料,四柱三间,十一脊重檐,脊端鸱吻形象生动。前后两面的结构、装饰图案、匾额文字相同,向河而立。正中石檐下镶悬“圣旨”竖匾,匾框深镂云龙,再下为坊额,榜书“贞节”二字,与坊额上左右款的盈寸宋体文字皆为阳刻。图案纹饰包括龙、凤、麒麟、云鹤、梅菊、萱草、西番莲等,手法遍用深浅浮雕,通镂和线刻,精细流畅的刻工和稳重的建构,显示出典型的清初风格。除坊额上两边的阳刻小字剥蚀严重外,整座石坊虽然风化,但基本上保留了原貌。
     归而翻阅20年前的文物普查手记,并对照《顺德县志》,证实这座牌坊正是“冯氏贞节”坊。按冯氏为番禺龙湾人女,23岁嫁给桂林(今林头)梁林建为妻,7个月后丈夫去世,生下遗腹子梁延佐,一直没有改嫁,也没返回娘家,在夫家辛勤纺织抚育孤儿和照顾翁姑,与同居孀守的妯娌郑氏被乡人称为“双白璧”。梁延佐长大后,考中功名,被委任定安县教谕,他不忍抛下老母,而定安是贫困边远之地,又不敢携母同行,还是冯氏晓以大义促子赴任。后来梁延佐将冯氏接到任上瞻养,冯氏见当地贫困的士子连应考的费用也筹措不了,便变卖了自己的首饰衣物,连同多年积蓄,悉数交给儿子,命其购置田产作为当地的助学基金。定安县诸生感激冯氏,曾建生祠供奉。后由按察使王令题表、建坊于家乡林头。咸丰本《顺德县志》在这段记录之后,还附有“列女多载贞节,其受旌年分多不可考,盖旧《志》之过也”的按语。今细辨坊额上漫蚀严重的文字,尚可读出“康熙三十七年”的字样,因此,冯氏的授旌建坊,应以康熙三十七年(1699年)为确切年份。又“贞节”坊额上署有“顺德知县何玉度”的名字。咸丰本《顺德县志》载:“何玉度,江南长洲人,三十三年任(《郭志刊误》:应作四十三年任)。监生”。县志的这段文字里,有两个出任的时间,相距为十年之久,以贞节牌坊的刻字为据,何玉度应是康熙三十三年出任顺德知县的。
     贞节牌坊位于林头商业街南边的牌坊街,笔者于20年前文物普查时曾到此坊下,那里这里甚为荒僻,牌坊柱根的抱鼓石已淹没大半,全部文字图案涂满石灰(由此幸免被“破四旧”),只能根据其石料及稳重“简朴”的外观暂定为明代建筑。盖因顺德、南海地区建筑使用的粗面岩石料多来自西樵山,自明代霍滔下令禁采西樵山石之后,才普遍改用其他石料,故西樵粗面岩成为古建断代的一个标准。如今看来,抛开建筑风格而把粗面岩建筑一概定为明代古建,未免过于武断。
     也许是巧合,这座古老的贞节石坊历尽风风雨雨,刚刚在其300岁生日时得以重光,而这300年在公历纪年上又处于一个特殊的时段——从1699年算起,到今天的2000年,恰好横跨了5个世纪!应该感谢林头村委会,于抢救历史文物的同时,向村民奉献出又一处休憩的好去处,让人们重睹了石牌坊的庐山真面,更印证了通过文物重新认识历史的作用。以这座石牌坊的历史和艺术的分量,完全可以申报为市级保护文物。惟一美中不足之处,是牌坊的地面和台阶铺上水泥。有条件时,最好用与牌坊相同或近似的石料重新铺砌地面台阶,连同其紧邻的古石桥“见龙桥”也保护起来。我想这点建议,林头村委会必能接受。
                         
                                                                  2000年3月

   

注:文章选自<佛山作家作品选粹苏禹选集>

最新评论
评论
称呼:
内容:
图说北滘
新闻资讯
北滘印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