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明代中叶的几位名宦
时间:2013-2-19|点击:1345 | 作者: | 来源:
  

     弘治九年(公元1496年)春季,全国各地的举子云集京城,准备参加丙辰科会试。在严格的考试制度背后,几个京官权势拉着一位任考官的翰林院编修,送上厚礼想为他们的子弟疏通疏通,谁知这翰林老爷不卖账,严辞拒绝了他们。结果,这些权贵们在皇帝面前讲尽坏话,使这位考官被贬到江西出任提学,去管理地方的教育。身处逆境,翰林公并没有消沉,更不改那梗直的作风,他见当地的在学生员早已养成骄傲懒散的坏习惯,便以身作则,每月的初一和十五,都亲自到课堂中与诸生一起研究学问,一时矫正了学风。其间还主持扩建了中国四大书院之一的庐山白鹿书院,又购置“学田”以作助学基金,为江西的教育事业作出了贡献。被贬江西时,太监董让正在当地作威凌人欺压百姓,地方官员都惧这太监几分,惟独提学一身正气不去巴结。董让恨在心头,回到皇帝跟前老是搬弄提学的是非,还派遣江西的司法官员盛洪整治这提学。盛洪把提学拉到衙门,正想施刑,一位衙役透出的消息,很快传到学宫和书院,数百诸生撞开栏栅冲进衙门,保护着他们尊敬的导师,学生们拥着他离开衙门后又联明上书,平反了事件。这位考官、提学、翰林公姓苏名葵,字伯诚号虚斋,正是碧江苏氏南房的十三世祖。40多年后,李梦阳视察江西教育时,向朝廷上书申请在白鹿洞刻碑纪念苏葵,文中是这样评价苏葵的:公昔省方视学,衿佩作气,抗折权贵,威武不屈。兹洞之兴,公实有力德功,祀并有之。
     苏葵于1477年中举,1487年成化丁未科中进士。江西事件得白后,升为四川学政,谁也想不到堂堂提学大人竟穷得连往四川的旅费也不够,还是在福建建宁府(今福建建瓯以北的建溪流域及寿宁、周宇两县等地)任教谕的堂兄苏政得知消息,及时派人把银两送到江西交给这位两袖清风的弟弟,苏葵方能起程入川。在四川,他修建了大益书院,培养出一大批品学兼优的生员。晚年,苏葵又被朝迁升迁为福建右布政使。苏葵去世后,江西、四川两省都为他建了“名宦”坊表,顺德知县也在他的故乡碧江建了“柏台敷教”牌坊予以表彰。
     苏仲,字亚夫号古愚,是苏葵的疏堂弟弟,碧江苏氏大石街房的十三世祖。他于1501考取中式弘治辛酉科第七名举人,第二年连登壬戌科进土,留京任户部主事。当时朝中王瑾弄权,但凡奉旨出巡的官员返京后都要备厚礼答谢他。苏仲到天津、湖广等地督查粮饷出差回来,都因秉公办事分毫不差而没到王瑾府上“汇报”,由此得罪了王瑾,被贬到岳郡(今岳阳市)当了一名闲官。但这闲官不闲,适逢当地饥荒,他硬着头皮四处奔波,力请各方捐赈,救活了数以万计的人民生命。当时流贼丘仁、许清迫近岳郡城池,苏仲亲自指挥官兵彻底击溃了贼兵。谁知朝廷对其功绩视而不见,再次把他贬谪到广西象州。坎坷的仕途没有消磨他的爱民之心,到象州上任之后,他没有修葺官邸,只在后园的水池边建了一座简陋的小亭子,就常在这亭子中接见平民,思考时政。在象州,他首先率兵消灭了巨贼覃公仞,又招抚从来不入城的瑶族、僮族同胞,欢迎他们与汉人一起公平交易,使很多长居深山的少族民族闻风归化,促进了民族团结。御史舒晟知道了苏仲的这些政绩,向朝廷提名举荐其为“治行第一”,适逢当时苏葵刚到福建,得知弟弟终于遇上伯乐的好消息,想起自己在江西被董让打压,差点掉了性命的往事,随着官衔和名声越来越大,教训也越来越多,官场的险恶令他心有余悸,他不仅没有替弟弟高兴,反而写了一首诗暗示弟弟见好就收,急流勇退,诗中有两句说得很坦白:往事模棱堪鉴戒,暮年完璧是行藏。苏仲听从了哥哥的劝告,辞官回到了故乡。
     五百年前两位老人家的这段小插曲,似乎已反映了顺德人那种多做实事少作张扬适可而止的老习惯。不过正如俗语说“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漏夜赶科场”,虽然苏葵和苏仲兄弟晚年急流勇退,但他们却没有阻止子侄们的上进心,苏范和苏瑶这两位名载史志的名宦,就是他俩的侄辈。
     苏范,字景贤,号平轩,碧江苏氏北便房十四世祖。1502年中举,初任广西博白县教谕。当时博白已很久没人考上功名,苏范到任后多大力兴教,循循善诱,激励士子苦读,使该县在两年后终于出了一名进士。接着,他相继被调到浮梁(今景德镇)和宣城(今安徽宣州市)任职知县,任期内当地遇上水灾,他连自己的俸禄都拿了出来赈济灾民。水退后,他削减了每年三千多两的无名费用,投放到筑堤的工程中,为此还引起顶头上司太守的嫉忌。但当地官民没有忘记这位知县的功劳,苏范升迁陕西华州知州以后,于任上逝世,宣城和华州等地都把他奉为名宦乡贤。史载苏范“厚重有器量,孝行尽伦,敦睦兄弟,爱友兼至,持正不疴。卒于官,官民深德之,题请迎入名宦乡贤奉祀。”
     苏瑶,字朝珍,号裕斋,碧江苏氏北厅房十四世祖。苏瑶年青时受业于本县龙江的进士黄著,深受黄著的器重,1505年考中明通榜进士。他的仕途从全州学正开始,历任多地的教育官员,并先后任河间府宁津县知县和福建长汀县知县。苏瑶一生为官严明,特别关注教育,虽在宁津县时有减赋税兴农耕的政绩、在长汀县时有上书缓建郡城以免劳民伤财的为民请命之举,但所到之处,当地士民最记得的还是他那勤奋的学风和节俭的作风,任苏州府教授的六年中,他带头提倡移风易俗,纠正了当地婚丧费用奢侈的风气,并以礼申禁了水丧的陋俗。《顺德县志》上说他:生平历官教士,一本曲台训,至今八桂、三吴、河间、汀州传其业者,尚称苏先生礼。
     几位名宦从政之余,都勤于著述。他们的遗作曾由种德堂刊刻传世,现广东中山图书馆仍收藏着苏葵《吹剑集》十二卷和苏仲《古愚集》四卷的刻印本。其中,苏葵诗文集里有一首绝句:浅易真能老妪知,长歌拟学白家诗。中秋夜泊洞庭客,恍惚青衫红袖悲。可一窥诗人所追求的艺术境界。后来被陈融收入他所编撰的《论岭南人诗绝句》中。而碧江村心街的户部祠,正是供祀苏仲的祠堂,现仍保留着其头门塾台的基石。

   

注:文章选自苏禹《碧江讲古》

最新评论
评论
称呼:
内容:
图说北滘
新闻资讯
北滘印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