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御赐龙头大笔——赵善鸣
时间:2013/2/19|点击:1150 | 作者: | 来源:
  

     除了前头提及的那个孕鼓和一套赵宋帝后画像外,赵家还有第三件宝物—— 一支御赐龙头大笔。如今上了年纪的赵姓乡亲都言之凿凿:这支笔他们都见过!
     传说当年赵家的东台公在京出任一名小官,那时候朝廷正在修建皇宫,皇帝要群臣写一幅“一天门”的匾额,几位擅长书法的大学士交了卷,皇上都不满意。那东台公有一天在席间听同僚们聊到这件事,也不知那来的胆量,在同僚们的怂恿下,趁着三杯落肚,叫人取来纸墨,扯下腰间的青布腰带当毛笔,饱蘸墨汁嚓嚓嚓从右向左横着擦出“一天门”三个草书大字,众人顿时喝采不已。要知道这三个字的草书写法,笔势几乎一样,要连贯一气却需逆势而行,难度极大,却让东台公用布团擦出个精、气、神来!这幅大作果然被呈到皇上案前,皇上看了大加赞尝十分满意,不仅予以采用,还御赐了一支笔杆上刻着龙头的大毛笔给东台公。从此以后,这支充满荣耀的御赐龙头大笔就成了赵家的传家之宝。
     可惜的是东台公的详细履历乃至赐笔的朝代都在这传说中失传。为此,讲古的花了很大的精神想从《碧江赵氏族谱》和其他史料中寻找更丰富的细节。虽然目前能找到的两部《碧江赵氏族谱》都只局限于碧江赵氏的起源和后来的支房记录,找不到东台公的大名,但碧江赵氏的起原已比较清楚,而通过其他史料的考证,更知道碧江赵家确曾出过好几名了得的书法家。
     据《碧江赵氏族谱》记载,碧江赵姓是宋太宗赵匡义的后裔。赵匡义原名赵炅,继承了其兄宋太祖赵匡胤的帝位。赵匡义有9个儿子,其中三子赵恒又名元侃,即宋真宗皇帝;四子元份封为商王,就是碧江赵姓的远祖。赵元份传至第九世赵崇解一支流入广东,为赵氏入广始祖。又过了六代,赵寒翠带着其子赵草洲从南海瓦窑迁到碧江定居,派生出碧江赵姓一脉,其时已经进入了明代。一直以来,碧江赵氏习惯以入广始祖开始排辈,开创碧江赵氏家园的赵草洲也就被子孙们称为七世祖。
     由此看来,东台公应是明代以后、七世祖以下的人。而清代皇宫的门匾绝少用草书横写,因此,东台公的故事当发生在明代。经过排查,明朝碧江赵家中擅长书法的就有赵善鸣、赵善和、赵崇信、赵鹤随、赵恂如等人。
     由广东省博物馆、广州市美术馆和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于1981年联合编著的《明清广东法书》一书收入了几幅明代碧江赵姓书法家的作品,分别是:
     赵善鸣行书诗页 该书介绍: 赵善鸣(1466——1534后),字元默,顺德碧江人。1501年(弘治十四年)举人,官南京户部员外郎,升云南曲靖府。博学工诗,为白沙门人。善真草书,世称丹山先生,有《朱乌洞集》。这里有一个问题,《顺德县志•列传三》中所载赵善鸣条,说他是龙江人。而碧江赵家确曾建有丹山赵公祠来祀奉这位祖先,是否赵善鸣是从碧江迁至龙江的呢?
     赵善和行书诗页 该书介绍: 赵善和,十五世纪末至十六世纪时人,生平不详。有趣的是这幅行书诗页表达的感情与东台公获得殊荣后的喜悦心情十分吻合,诗文如下:
     江亭别酒尽交欢,
     一担行囊两样看。
     洙泗源头沾圣泽,
     斑斓膝下喜亲颜。
     真卿不愧中书令,
     子固何惭内史官。
     爱日有余寻旧迹,
     月明犹念倚闾还。
     诗页上钤有“景熙”藏印。苏景熙,字汝载,碧江苏氏十七世祖,著有《桐柏山房集》行世,是晚明广东的知名才子。罗天尺的《五山志林》中有一则叫“类稿奇冤”的故事,其主人公就是苏景熙。
     赵崇信草书诗页  赵崇信,字维周,明嘉靖七年(公元1528年)举人,嘉靖十四年进士,曾任贵州副使。刊在《明清广东法书》中的草书七律《江舟七夕》,落款是:碧江眷晚生赵崇信。编者将草书的信字误为任字,说成是“赵崇任草书诗页”,对书法家的介绍也只有笼统的“明末清初时人”六个文字。
     赵鹤随行书诗页  《明清广东法书》介绍:赵鹤随,顺德人,崇祯年间贡生,任泉州检校。本诗页中有龙津风致富江春句,龙津即今日的陈村,与碧江一隔岸相望。
     上述四件诗页,尺幅基本一样,都各钤有相同的几位历代收藏家的藏印,在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的藏品又为相连的编号,显然曾是一套册页。再参考各诗页中透露出来有关碧江的信息,我们基本可以断定这套册页是从碧江赵氏流散出来的先人作品,而通过江亭别酒一诗,我们有理由相信赵善和就是获得御赐龙头大笔的东台公。
     此外,明万历四十七年(公元1619年)高中进士的赵恂如也写得一手好字,现仍保留着的都宁程家祠堂的“程氏大宗祠”石匾,就出自赵恂如的手笔。

    

注:文章选自苏禹《碧江讲古》

最新评论
评论
称呼:
内容:
图说北滘
新闻资讯
北滘印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