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南明数忠烈
时间:2013-2-19|点击:1128 | 作者: | 来源:
  

南明数忠烈

     公元1644年农历三月十九日,李自成攻进北京,崇祯皇帝自杀。十月清兵入关,清世祖福临将年号改为顺治元年,正式建立了清朝政权。之后,明福王、鲁王、唐王、桂王等残余的朱姓诸王先后在南部各省称帝,最终都被清朝所灭。对诸王称帝所建立的政权,史称南明。由于反清复明的恶战大都发生在广东,因此涌现出顺德的陈邦彦、南海的陈子壮和东莞的张家玉等抗清英雄,除了这三个几百年来一直被在珠江三角洲人民传颂的“岭南三忠”外,无数南明英烈用鲜血写下的名字早让历史的长河冲淡了,碧江人梁若衡和苏汝贤父子就是其中的几位。
      为让几位英烈出场,我们还得扯上南明一段乱糟糟的历史。
     1644年年中,明兵部尚书史可法等人左南京拥立福王朱由崧为宏光皇帝,起用陈子壮为礼部尚书。第二年初夏,清兵扬州屠城,史可法牺牲,继而南京被围,陈子壮要面见朱由崧请示御敌的计策,遭到马士英的阻拦。五月初十深夜,朱由崧出走,马士英也挟着太后逃向浙江。五月十七日留守南京的赵之龙等出城投降,机警的陈子壮携带官印便装潜出赶往杭州,又奉太后懿旨星驰返粤募兵勤王。闰六月二十二日,陈子壮赶到广州,谁知过了五天,黄道周、张家玉等人又在福州把唐王朱聿键立为隆武皇帝,急召陈子壮赴福州,仍派他与南方的几位藩王联系。1646年,也就是南明隆武二年八月,清兵攻进福建,朱聿键在福建被擒。十一月二日,苏观生等在广州立广王朱聿粤为绍武皇帝,差不多在同时,丁魁楚等人又在肇庆拥立了桂王的儿子永明王朱由榔为永历帝……
     原来梁若衡是陈子壮的妹夫,也是那位廉节自砺的南安知府梁亭表的儿子。他于崇祯三年(公元1630年)中举,10年后的崇祯十三年中进士,任广西永福知县。梁若衡以执政廉悍而出名,在永福任内对当地的宗室藩王靖江王的恶行决不迁就,又努力促进了汉、壮、瑶之间的民族团结。关于他的政绩,广东广西诸志都有详尽的记载,但作为南明英烈却是鲜为人知了。
     话说陈子壮从福建返回广东与几位藩王联系时,已退休在碧江的梁若衡变卖了家产、遣散了仆人,追随着陈子壮扶持南明的政局。1647年初,清总督佟养甲和总兵李成栋率六万兵马攻陷广州,朱聿粤和苏观生自缢,绍武政权全军复没。消息传到肇庆,永历帝朱由榔转移入广西,经桂林再上全州,李成栋率兵杀到肇庆扑了个空,又直追桂林。陈邦彦、陈子壮、张家玉等人合议,趁着广州清兵力量分薄,采用围魏救赵的老办法,以强攻广州来舒缓永历帝的压力。计划由张家玉和陈子壮东西夹攻,陈邦彦作中军,又策动清远的白尝灿在北面协攻、再密派梁若衡进入城中与广州卫指挥杨可观和总兵杨景晔等内应,经过一番部署,于农历八月初五日开始从各路进围广州。谁知其间陈子壮的一名家僮因递送情报被佟养甲捉住,那家僮经不住拷问泄了密。佟养甲马上将防守几个城门的军队互调,同时控制住清远方面的兵变,杀了杨可观和杨景晔。然后,派出手下在城内四处搜查,将梁若衡抓获。佟养甲一心想从梁若衡口里掏出更多的机密,但利诱威迫严刑拷打,梁若衡除了大骂佟养甲变节之外,就是守口如瓶。八月初九日,佟养甲塞住梁若衡的咀巴,把他拉到东门,已经体无完肤的梁若衡仍是坚贞不屈,被佟养甲亲手杀害在城楼上。后来,由于清兵加强了防守,陈邦彦、陈子壮、张家玉三路水陆义兵之间的联络信号出了问题,围攻广州的战役以义军失败告终,岭南三忠也于年内先后就义。而梁若衡的英烈行为虽然没有在《明史》中记下来,但后人编写的《胜朝殉节诸臣录》和《陈子壮先生年谱》都有写上他的这段佚事。
     清顺治十一年,即梁若衡殉难后的第七年,其子梁宗典考上了举人。喜讯传来,梁若衡的遗孀陈氏不仅毫无喜色,反而拦住报喜的公差不让进屋,又当众大声责骂儿子,说考这清朝的功名是在丢尽祖先的脸,无论如何不准儿子进入祠堂祭祖。这陈氏正是陈子壮的妹妹,把子荣母贵放到一边,老太太可谓无愧于哥哥,也完全对得起丈夫在天之灵了。
     苏汝贤,字公甫号凯禹,碧江苏氏北便房十八世祖。明天启年间曾历任游击、参将等武职。明亡后,跟随永历帝,历任总兵、左都督,与瞿式耜扼守桂林。永历四年,也就是清顺治七年(公无1650年)九月,清兵追剿永历,苏汝贤从桂林分兵支援全州,为勤王牺牲在广西。苏汝贤文武全才,年轻时当过孙承宗的幕僚,孙承宗经他参谋打过好几场漂亮的胜场,为此推荐他走上从军的道路。其实苏汝贤一直没有褪掉文人的本色,死后唯一留给后人的,只是《篆法考订》和《醉翁斋集》两部手稿。
     苏汝贤的儿子苏云凤,字圣侣,他继承父志,任御前左卫都司,追随永历流落到缅甸。永历十五年七月十九日,与永历帝朱由榔共同出生入死的四十多人于缅甸饮咒水集体被害。苏云凤也死于这“咒水之难”中,也算是为南明坚持到最后一刻的英烈了。苏汝贤的后人曾迁居番禺下滘,一度与碧江宗亲失去联系。上世纪初经多重考证和手续,他们终于迁回故乡,重归苏氏种德堂,并建了一所凯禹苏公祠。
     此外,前文提到的《桐柏山房集》的作者、类稿奇冤的受害者苏景熙,族谱也记载了他的独生子跟随永历走上了不归路。

    

注:文章选自苏禹《碧江讲古》

最新评论
评论
称呼:
内容:
图说北滘
新闻资讯
北滘印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