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热肠文士苏古侪
时间:2013-2-19|点击:1220 | 作者: | 来源:
  
封建时代,由于礼教束缚严厉,读书人处处以“圣贤”为楷模,越是故作矜持,不苟言笑,就越被认为是“可造之才”。久而久之,矫饰真情、装模作样的虚伪习气便弥漫了士大夫阶层。在公众场合,几乎清一色的正襟危坐,规行矩步,了无生气。但也有人敢于藐视礼法,率情任性,以本色相见。如唐代大诗人杜牧重阳节登高,作诗自道“尘世难逢开口笑,菊花须插满头归”,他身为一州刺史,而能够放下官架子,兴高采烈地与民同乐,把野菊花横七竖八插到尊贵的乌纱帽上,这需要多大的勇气!无怪千古传为美谈。顺德古时的文人雅士中,也出过好几个类似的人物,继明代李子长之后,清雍、乾年间碧江苏珥的不拘小节,古道热肠,也长期为县人津津乐道。
苏珥字瑞一,号古侪,晚号睡逸居士,是当时岭南有名的学者和书法家。他少年时代与罗天尺同学,受到学政惠士奇的爱重,誉为“南海明珠”,是人所皆知的“惠门四俊”之一。与罗天尺一样,他不热中功名,厌恶八股制艺,喜爱诗文词赋。乾隆三年(1738)中举后,迫于母命入京应考,下第而归,从此不再涉足科场。官府几次相召,他都推辞不出,隐居家乡,埋头读书写字、教学著述以终老。他一生嗜书如命,以教学的收入购书迈出卷,一一通读圈点,作摘要笔记,并在此基础上,花了大量心血进行勘误辑逸、分门别类和钩沉索隐,写成《宏简录辩定》、《笔山堂类书》、《安舟杂钞》等著作,对古籍整理研究作出一定的贡献。他的书法也闻名于时,草书尤其出色,豪放不羁,一气流走,极有个性,传世之作《离骚经》等墨宝,深受书法界珍爱。当时广东著名学者梁善长、罗天尺、陈海六、何梦瑶、劳孝舆都同他建立了终生交谊。中原学都作了惠士奇以外,讲坛盟主沈德潜对他也相当器重。苏珥上京应考时,相互往来密切,下第后缺乏回乡路费,全靠沈的资助才能成行。
苏珥人吕高尚,一生鄙薄功名利禄,安贫乐道,不求闻达。许多附庸风雅的达官出钱求他题字撰文,他从不轻易应允,特别对于贪官污吏土豪劣绅,更是不悄理睬,避之则吉。有个挥金如土的豪门恶少不相信世上竟然有人见钱不要,故意派人送来一大笔银子请苏珥写一篇上梁文,苏珥素来熟知此人的劣迹,回答得十分干脆:“我不是卖文的,你走错门了,请出去!”又一次,同族有个富豪跟人争地打官司,想借苏珥的名字具结状词以壮声势,送来一千两白银,结果被苏珥狠狠挖苦一顿,满面惭愧而去。对于朋友熟人和街坊邻里,苏珥却十分热情随和,有求必应,而且常常分文不取。有个在街边卖水果的老伯求他写了一封家书,要送他润笔钱,他坚决推辞,后来见老伯过意不去,才笑笑说:“好,我就受你一个生果。”顺手捡起一个果子,边走边吃,旁若无人,不认识他的人,怎么也想不到这个不拘形迹的汉子竟然是一个举人公。
苏珥为人厚道热忱,特别重视师友情谊:老师惠士奇遭人诬陷,被抄家封屋,生活没有着落,他听到消息,马上奔走发动一班老同学捐钱买屋给老师栖身;朋友刘铁遂因儿子顽劣不服管教,到祠堂去告子忤逆,族长打算按照族规将之处死,他毅然将那个少年接回家来亲自教养,使之改过处新;老同学何棼瑶去世,他不顾自己有病在向,雇船连夜赶去吊丧,要求开棺再看老友一眼,并当从放声恸哭丧着脸,长跪不起……所有这些,都充分体现他的真情至性。至今民间还淬着不少关于他的轶事和传说,尽管有的流于牵强附会,有的带上怪诞迷信色彩,有的可能经过封建卫道士的歪曲,但都一无例外地反映出苏珥是珍上不矫情自饰的真人,从中可以体现人民群众对这位正直才士的喜爱。
苏珥为文长于序记①,下笔牢笼迈万象,纵目今古,放言高论,情景相生,深得苏东坡神韵。为诗亦风流倜傥,意气风发,无堆砌雕饰、拘迂板滞之气,读之令人胸襟畅快。如《瓜洲阻雨》:
历尽江南第几关?瓜洲无那滞前湾。浮萍暂梗风翻浪,倦鸟难归雨暗山。欲借渔簑寻客路,漫酤村酒破愁颜。醉中高卧来清梦,梦到高堂著彩斑。
应试下第,归途又为风雨所阻,本是极不愉快的事,但依然兴致勃勃,随遇而安,可见其人胸怀的豁达开朗。
注:
①序记:序和记,两种文体名。
          
选自《顺德历史人物》
最新评论
评论
称呼:
内容:
图说北滘
新闻资讯
北滘印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