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收藏名家辛耀文
时间:2013-2-19|点击:1331 | 作者: | 来源:
  
辛耀文,号仿苏,又号芋花庵主。清末广东著名书画收藏家。顺德北滘乡人。光绪二年(1876)生于一个富商家庭。祖上以经营蚕丝起家。到了父亲一代,在广州沙基开设商号,改营油糖杂货,在省内外都设有分店,生意十分兴旺。辛耀文十八九岁时,继承了四十多万两白银的遗产,尽情挥霍玩乐。光绪三十一年(1895)农历除夕,他带了一个婢女逛花市,路经十八甫,信步走进门面雅致的嘉禾裱画店。店主陈颂棠见来了个衣冠楚楚的公子哥儿,即上前招呼,并出示字画,逐一介绍。辛耀文本来对字画没有兴趣,经陈颂棠一番美言,觉得这些玩艺也有点意思,随手挑了十八幅册页,叫送到观音大巷住宅结账。陈颂棠见他不议价就购买,十分诧异,暗中询问婢女付账可有把握。婢女笑道:“少爷挥金如土,哪会差你区区小数!”做成这笔生意后,陈颂棠觉得这是一个难得的大主顾,于是在正月初专程上门拜年,以后又经常带字画去求售。仅此一年,辛耀文就花了五千六百两白银在这上面。
辛耀文慷慨斥资购买字画的消息传出,书画商争相上门,辛耀文大抵来者不拒,兼收并蓄。过眼的作品一多,他渐渐发现,同一作者的笔迹不尽一致,图章也微有差异,于是起了疑心,请来鉴赏家黄右园将年来购入的藏品一一过目。黄右园看了后,说:“这些字画名气虽大,但都是赝品。”辛耀文大为惊愕,立即把陈颂棠等人叫来,说:“以上所买的都是假货,现在全部无条件送还。以后有真品仍请拿来。”书画商听了十分惭愧,不敢再行欺骗。这件事,也激发了辛耀文鉴别书画的兴趣。在黄右园的指点下,经过深入观察研究,他的鉴赏本领与日俱增。不久,海山仙馆、风雨楼、听帆楼等藏品相继散出,辛耀文立即择优购进,收获甚丰。李唐《采微图》、钱舜举《折枝梨花卷》等珍品,都被他搜购到手。
宣统初年,辛耀文因商号官司胶葛,带了三万两白银上京图谋解决。到京后,捐了个四品京官的虚衔,并通过大名士罗瘿公,结识了一班达官贵人,经常出入戏院和书画店中。辛亥革命爆发后,他见官司已无解决的希望,就将身边银两随意购买字画。由于出手疏爽,一掷千金,被人称为“豪客”。不少破落的王公贵胄,都乐于将藏品抛售给他。在这段期间所买到的字画中,不少还是从宫廷流出的稀世珍品,如元代倪云林《优钵昙花图》、赵孟頫《三朝君臣故实图》、王叔明《松山书屋图》、黄公望《楚江秋晚图》、明代沈石田《枫落吴江图》、仇十洲《停琴听阮图》、董其昌《溪山樾馆图》,清代黄端木《万里寻亲图》、罗两峰《鬼趣图》等等。此外,他还利用每年巡视分店之机,在上海、济南等地购进不少字画。这几年的意外收获,使他俨然成为一个大收藏家。在众多的藏品中,他对元人王振鹏的《苏东坡像》大册页和程瑶田的《芋花图》特别喜爱,因以自号“仿苏”、“芋花庵主”。他长期聘请专家修补字画和编写序录,但对藏品并不如一般收藏家那样珍惜,在他的“芋花庵”里,字画古玩,随处丢放,丁方三寸的鸡血红和价值千金的《六君子图》,也散置客厅中任人摩挲玩赏。这种豪气,常常使人为之咋舌。
在收藏书画的同时,辛耀文还创办兴利公司,开设“祝千秋”、“乐千秋”两个戏班。1918年,兴利公司亏空,复遭大火;两个系团因经费接济不上,也相继解散。辛耀文对于戏剧的嗜好很深,为了重组戏班,他不惜将“芋花庵”的全部藏品典给裕隆兴丝绸庄老板何荔甫。这些藏品后来大多被广东省长李耀汉、省银行行长杨梅宾等人巧取豪夺精尽。辛耀文经此变故,大受刺激,患了癫痫症,住院半年多。愈后移居北京。1928年病逝。其子扶柩南归,检点遗物,仅剩《白玉蟾集》一套,扬州八逸印章一盒而已。
       
选自《顺德历史人物》
 
最新评论
评论
称呼:
内容:
图说北滘
新闻资讯
北滘印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