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林锵云领导抗战
时间:2013-2-19|点击:1134 | 作者: | 来源:
  

    林锵云是抗日战争时期珠江三角洲共产党所领导的抗日武装的创始人,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珠江纵队的领导者。早在1938年,顺德地方党组织活动范围还很狭小时,他就在龙眼、西海和路尾围组织了一支十几人的游击队,活跃在大良附近,频频打击日伪军。这支队伍在斗争中逐渐壮大,后来与吴勤的广州市区游击队第二支队(简称“广游二支队”)会合,组成由共产党领导的广游二支队独立第一中队,在艰苦的战斗岁月里,林锵云与罗范群、陈翔南、刘向东、严尚民等同志一道,忠实执行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结合本地的斗争实际,争取和联合各方面的爱国力量,把部队所在地西海乡建成珠江三角洲第一个敌后抗日游击根据地,为后来建立著名的珠江纵队打下坚实基础。在西海一带,人民群众对林锵云十分尊敬爱戴,都亲切称呼他为“林叔”。至今仍有口皆碑,传诵不已。
    林叔是新会县人,出身于一个手工业工人家庭。1907年,十三岁的林锵云因家境困难而退学,随父到香港谋生,当了十八年的海员和洋务工人。1922年以后,他相继参加举世闻名的香港海员大罢工和省港大罢工,担任省港大罢工委员会演讲队员,接触了苏兆征、邓中夏、邓发、龚昌荣等工运领袖,思想觉悟得以迅速提高。1926年,被派任国民党南海县党部农民部干事,继而由邓发、龚昌荣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第二年,参加广州起义,在工人赤卫队中做政治鼓动工作。起义失败后,转到香港,任洋务工会支部书记。1928年4月,奉命潜回南海县,担任县委书记,致力于恢复各级党组织,但由于白色恐怖严重,无法开展工作,随即撤回香港。以后几年,历任香港工代会党团书记、九龙地委书记、中华全国总工会驻香港特派员兼海员总工会香港特派员。1931年冬,因叛徒出卖,下狱五十天,被驱逐出境。随后,他化装到上海找到海员总工会,获派负责太平洋航线海员的政治工作。一年后,又因叛徒出卖,押送南京,被判无期徒刑,关押在苏州监狱。在过了四年多铁窗岁月之后,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国民政府大溃退,苏州监狱把一批“要犯”转移内地,途中遭日机轰炸,押送人员丢下“犯人”狼狈逃命,林叔与难友们砸开镣铐,重获自由,历尽艰辛,抵达武汉八路军办事处,回到党的怀抱。
    1938年夏,林叔奉调回广东,参加驻顺德理滘的南(海)顺(德)工委领导班子。为了便于开展工作,他在这年冬天住到大革命时期的战友、西海农民陈九家中。在基层群众的鼎力协助下,他根据省委的组织材料,在大良、龙眼、新隆、劳村、西海路尾围等地,找到大革命后失去联系的共产党员,重新建立大良、龙眼和新隆支部,积极筹备开展敌后武装斗争。1939年春节前后,他通过大良北门蓬莱小学教员罗永基,在其叔父、国民党广东第一游击区第二支队某大队队长罗炳名下取得“特务中队”的番号,然后在路尾围和龙眼村物色了十多人,由南顺工委派来的老红军邓贵林充当指挥员,建立起共产党在顺德的第一支抗日武装队伍。不久,日寇第二次侵占大良,“特务中队”退守龙眼,改称“顺德人民抗日游击队”,两度出击大良,截击日寇军车,杀掉一名军曹。林叔就在这个时候接替奉调东江的南顺工委书记范志远的职务。同年9月,邓贵林闹分裂,与众涌土匪卢四斤另立队伍,林叔劝告无效,只好率队离开龙眼,移驻路围围。邓离队后,生活作风日益腐化堕落,最后死于内讧。
    19401月,日寇第二次退出大良,林叔命令顺德游击队进城,与吴勤的广游二支队共同维持县城秩序。不久,日寇又从容奇杀到,两支游击队并肩作战后,随即撤出。3月中,顺德游击队由路尾围移驻禺南大石乡,以“俊杰社基干队”的名义开展抗日活动,队伍发展到二十多人。同年夏天,南顺工委撤销,中共南、番、中、顺中心县委在西海正式成立,统一领导珠江三角洲地方和部队的党组织。中心县委书记是罗范群,林叔和刘向东、陈翔南、严尚民、谢立全、谢斌当选为委员。为了创建一支由共产党绝对领导的抗日武装队伍,中心县委经过商议,决定以顺德游击队为基础,加上一批从中山、番禺抽调来的党员和进步青年,组成广游二支队独立第一中队。10月,中队在番禺石涌成立,全队五十多人,由林叔担任中队长,黄友涯任支部书记、黄柳言任指导员,长征干部谢立全、谢斌负责军事训练和指挥工作。年底,移驻西海,着手建设西海抗日根据地。
    独立中队的行动,很快引起敌人的注意,必欲除之而后快。19413月,驻容奇的日寇警备队三百多人向西海根据地发动首次进攻,林叔在富于作战经验的谢立全的协助下,动员军民迎头痛击,敌军死伤枕藉,狼狈撤回。但过了不久,国民党反共逆流掀起,广游二支队主力大队长刘登受拉拢,密谋拉队投靠“挺三”纵队国民兵团,被中心县委及时发现,命令吴勤和主力大队的党员干部冯扬武、林锋采取果断措施,把两个主力中队拉回西海。于是,林叔的独立第一中队一下子扩充至二百多人,战斗力大大加强。7月中,他们进攻番禺沙湾伪军何健部,歼敌一个连,并端掉伪警察所,敌人恼羞成怒,决意报复,1017日,中秋节后十天,伪军四十三师长“市桥皇帝”李塱鸡(辅群)出动了三个团,加上补充营、护沙大队,以及八艘炮艇,合共三千兵力,从大涌口、路尾围、碧江三面分五路大举进犯西海。独立第一中队和当地的基干民兵,总共才三百多人,人数仅为敌方的十分之一,但林叔毫无畏惧,与谢立全等同志一起,沉着指挥部队,利用河涌鱼塘、蔗林桑基的复杂地形,分头抗击来犯之敌。驻陈村的吴勤大队和统战武装力量,如国民党“挺三”部队、广游二支队属下的何成大队、曾岳部队,也派出人员参战,从侧翼和外围袭击敌人。经过一天激战之后,伪军死伤五百多人,被俘三百多人,连担任总指挥的伪团长祁宝林也丧身阵中。傍晚时分,其余人马仓皇夺路逃回番禺。这场战役,被称为“西海大捷”,是华南抗日游击战中的出色战例。由于独立第一中队在战斗中担当了主力角色,表现得特别英勇顽强,连坚持反共的“挺三”副司令林小亚,也不得不亲自到西海慰问,称赞二支队“抗战有功”。在这场战役仲,林叔不仅指挥若定,而且还亲手抓获了七八个俘虏,在部队中传为美谈——在战斗接近尾声时,他带着几个妇女积极分子去前沿阵地巡视打扫战场,途中发现一小股持枪伪军缩在一幅隐蔽的基墈下喘气,双方目光乍遇,伪军见他孤身一人,正待举枪顽抗,林叔一面拔枪相向,一面机制地向身后高喊:“同志们!这里有‘黄泡仔’(群众对伪军的蔑称),快来干掉他们!”那帮伪军本已失魂落魄,一听林叔的吆喝,哪里还分辨真假,马上一迭声哀求:“不要开枪!不要开枪!我们投降!我们投降!”纷纷把枪扔上来,跪地束手就擒。

最新评论
评论
称呼:
内容:
图说北滘
新闻资讯
北滘印像